尿毒症

尿毒症中晚期山东潍坊复能肾病医院能治疗吗?

2014-12-25 16:25:00 | 发表评论(7)| 我要咨询

我今年28岁,家住湖南省邵阳市洞口县,父母亲均为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没有上过一天学,甚至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他们一辈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除了辛勤的种地种庄稼,其余的什么都不会,一辈子盼望自己的儿子有出息,可我却让他们生气失望,因没有考上大学,父母亲是伤心欲绝,我却像没事人一样,自我安慰道人生三百六十行,行行都可以出状元啊!就这样我抛下了一切,开始了我的打工生涯,在打工时认识了我现在的妻子,正当我感觉一切都慢慢好起来时,命运的不幸却降临到我的身上。


2009年11月底,我和往常一样,下班回家,感觉自己很不对劲,走路时气出不来,胸闷。第二天,我就和妻子去医院全面检查,等结果出来后医生都不敢把这个残酷的事实告诉我,我更不敢相信这就是我的检查结果:尿蛋白+++,血肌酐1350,血压190/120。医生对我妻子说:必须马上进行血液透析,并让我妻子签字,妻子不愿意。当妻子把这一切经过都告诉我父母亲时,他们哪里知道“慢性肾功能衰竭”是什么病啊,父亲在一旁叫道:“儿啊,没事的,打两天针、吃点药就好了,到底是什么病,这么严重,还要住院治疗!”当妻子说出“尿毒症”这三个字时,他们都无语了,都惊呆了,只听母亲的嘴里嘟囔着:“好端端的一个儿啊,怎么说病就病了呢。”过了好久,父亲都没再吭声,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不停地吸烟,然后说道:“孩他妈啊,肯定是误诊,咱们儿子的身体好着呢,别难过了哦,你啊明天就带咱们儿子去大医院,请有名的医生给咱们儿子看病哦,别哭了,你看你,还像个小孩子似的”。说完父亲脸上也流下了泪水。


第三天,母亲来到了我的身边,当时我正在做血液透析,母亲看到我躺在病床上,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只看到母亲扑通一声跪在医生面前,使劲的给医生磕头,哭喊着:“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儿啊,他还年轻,他还有很好的未来,求求你们了!”看着母亲为了我跪下来求医生,我的心如刀割一样的痛,我只有在心里对父母说:“爸妈,这辈子,儿让你们吃苦了,儿没有尽孝道,儿子对不起你们……”然而母亲的恳求是没有用的,医生明确地告诉她:要做好钱方面的思想准备。因为得了这个病花钱确实花的比较厉害,而且治疗办法除了终生的血液透析,再就是换肾。这可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对于一个农民家庭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啊!这时手机响了,是父亲打过来的,当我拿起手机喂的那一刹那,只听父亲在那边不停地说:“儿啊,你就放心治病吧,钱的事情,你不要担心,爸和妈会想办法的。爸啊,已经把咱家的那头大黄牛给卖了,还有咱们家的那几头猪,你就放心的治病吧,其余的都不要去想。”听完父亲说完这一切,眼泪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泣不成声,只听到自己在不停的呼唤:爸爸,爸啊……好像一个很小的孩子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窗外的风吹进了我的房间,吹在我的脸上,吹干了我的泪水,却始终吹不掉我身上病魔的纠缠,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难道这就是我的人生吗?


2009年12月中旬,母亲带着我来到湖南某医院检查,此时的我仍旧是每周做2次血液透析。然而检查结果证实了之前的一切,化验血肌酐800umol/L,母亲瞒着我把这一切都告诉了父亲,父亲每次给我打电话都会说:“儿啊,别怕哦,就算天塌下来,也有爸妈替你顶着哦。”每次我听完父亲和我说的话,心中就无比的舒畅,虽然他没有上过一天学,但他却勇敢的面对一切,并时常安慰母亲不要在我面前掉眼泪,怕会增加我的心理负担。湘雅医院的医生给我开了中药让我口服,具体是什么成分我也不知道,反正没什么效果,一周后我就出院了。后来我又到湖南省洞口县一老中医那开了中药口服了一个月,也没见好。很快就到了年底,大年除夕之夜,别人家里杀猪宰羊的,烟花声、鞭炮声、笑声闹成一团,而我们家里却十分冷清。过完春节后,家里人为了给我治病都外出打工去了。


祸不单行,2010年5月份我的妻子离我而去,就因为我这个病,我也觉得不能再拖累她,她还有她的幸福。妻子的离开导致我的病情加重,整日以泪洗面,想到自己年迈的父母亲和幼小的女儿,心中痛苦万分,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谁又可以告诉我,今后的路到底该怎么走?就在我万分绝望的时候,我的一个亲戚告诉我的母亲,让我们去山东潍坊试试,并给我们拿来一张泛黄的报纸,说是之前看到的就收藏起来了,而且她的一个亲戚也得过肾病在那里治疗过,虽然病情没有我重,但是效果不错。我拿过报纸看了看,是1998年3月1日的上海《文汇报》,第七版整版刊登了名为“肾脏病尿毒症治疗的重大创新”的文章,通过仔细阅读,我对郭宝叶复能肾医有了初步的了解,它是通过治肾、治身体、治人来治疗肾病的,治肾层面采用治疗肾脏病理的药物配方,在肾区离子导入仪的作用下经肾区直接渗透入肾脏,清除肾脏内的破坏性物质,修复损伤肾单位,保护残存肾功能。与此同时,通过复能治身体、治人层面,帮助身体恢复本能,使患者机体本身产生巨大的对肾脏的修复能力,以此达到治疗、好转的目的。看完后,我跟母亲和父亲商量了一下,想到在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还不如出去一试。最终在父亲的陪同下于2010年9月15日来到了山东潍坊复能肾病医院。


来到复能首先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化验血肌酐857umol/L,尿素氮35mmol/L,尿酸513umol/L,血红蛋白7.8g/L,二氧化碳18mmol/L,通过做单光子核医学肾脏诊断仪检查显示肾小球滤过率28ml/min,肾脏血流灌注Ⅳ级,依然诊断为“尿毒症”。 我再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紧接着复能专家组为我进行了会诊,这让我感到意外,不是什么大人物,竟能由专家组为我服务,更让我震撼的是,他们所采用的药物配方是根据单光子核医学肾脏诊断检查提供的大量数据信息,治疗上也不像自己以往经历过的医院,不是吃药就是打针输液,而是重点采用肾脏“内病外治”的办法。当做到第六天时,我发现自己的小便中排出了一些絮状物,尿液变的浑浊了,最后沉积在留尿瓶底部,通过肉眼就能观察到,我想这个办法或许真的管用。我的主治医生徐大夫人也很好,经常来开导我,劝说我不要这么轻易的放弃生命!要珍惜生命,爱惜自己!她一有时间就跟我讲解复能治肾理论,说:“肾病是一种慢性病,它的治疗不是一蹴而就的,有它的过程,郭宝叶复能肾医的治疗分为三个阶段,病理治疗阶段、病理修复及功能好转阶段、临床好转阶段。你现在处在第一个阶段,也是最艰难的时候,一定要坚持住。我们会为您调节全身免疫功能,降低免疫复合物产生的活性,针对一些并发症我们也会从根本上抓住主要矛盾,不会单纯用控制的办法,但是这一切都离不开您的配合。”“怎么配合?”我问。“坚持做外用药,配合着复能血液透析来降低毒素、保护心肺,为复能治肾创造更充足的时间和更好的条件。同时严格执行我们为你制定的‘十大标准、八大心态’,如:摄入动态化的优质蛋白量,补充适量碳水化合物及维生素;按照休息标准进行休息,从而减少体内毒素的产生;注意生活细节,注意天气变化,及时加减衣服,预防感冒……”徐大夫耐心的讲解道。


很快一个月过去了,我的病情进展速度放慢了,身体有了好转,气色好了,感觉也有劲了。我看到了希望,我相信,只要自己坚持,命运就会掌控在自己手里。我又在医院坚持治疗了1个多月,后来因为经济实在困难,就带药回家治疗了。在家里,我的父母非常悉心的照顾我、陪护我,而且总是鼓励我,让我每天都充满信心的生活。渐渐地,我的透析间隔也拉长了,感觉一点也不影响正常生活。复能教会了我正确的聚焦,让我不要整天把目光盯在指标上,这对我的帮助很大。如今的我已经摆脱了透析,肾小球滤过率虽然不是很高,但也涨了十来个,我很知足。感谢复能,给了我“子欲养而亲安在”的机会,今后我会好好孝顺我的父母,充满感恩的生活!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