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毒症

山东潍坊复能肾病医院用什么方法治疗尿毒症?

2014-12-18 11:20:00 | 发表评论(1)| 我要咨询

 我今年56岁,家住山西省太原市文水县下曲镇,是一名接受过郭宝叶复能肾医治疗的肾衰尿毒症患者。回想起第一次来复能的经历,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如今我已经重新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十年仿佛就在弹指间,当时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的,结果却让我收获了如今的幸福,我觉得命运真是挺神奇的,神奇在它的出其不意和跌宕起伏。命这个东西谁也改变不了,既然已经发生了就是不可逆转的,命该如此,无需抱怨、无需烦恼、无需自责;但是运却掌握在自己手中,人的一生30%靠命,70%靠运,这就是命运,这70%的空间完全会让你游刃有余,甚至是创造奇迹。所以,我们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树立打败疾病的信心,积极配合大夫的治疗,延缓病情的进展,尽可能对受损的肾组织加以修复,使病情稳定下来,全面提升生活质量,这也是郭宝叶复能肾医教会我的。



   2001年,我在一次查体中发现高压到了180,低压是100,但那个时候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医生给我开了些降压药,开始的时候我是有一搭无一搭的吃点,到后来直接就不吃了。很快到了2004年7月份,我突然出现了头痛,就到当地医院就诊,做了脑电图,结果显示脑供血不足。医生开了脉血康让我口服治疗,但症状并没有得到缓解。后来我们就又到山西省第一人民医院就诊,检查结果为:尿蛋白+,尿素氮21.81,血肌酐418,血压160/90,诊断为:慢性肾功能不全。大夫当时就说,你这种病以后要靠透析维持生命了,我听后内心非常害怕, “透析”这两个字眼在我心里太过于沉重了,让我感到无所适从。这不是相当于给我判了“无期徒刑”嘛,以后我要怎么办?路要怎么走?治疗还有用吗?就直接等着透析吗?难道只有透析一条路吗?现在治疗还有用吗……我心中有无数个疑问,也是无比的纠结。家里人说,不能就这么干等着,不管什么结果也要试试,于是就到处打听,寻求好的治疗办法。在当地我用过西药、偏方、中药。西药主要是服用海昆肾喜胶囊(每次2粒,一日3次,餐后1小时服用。)和肾衰宁片(一次5片,一日3次,三餐后服用),但服用了50多天,自身感觉没有明显的起色。中药就是医院给开的,里面具体什么药材、成分我也说不清楚,反正一天两次,早晚饭后喝,喝的我反胃,饭也吃着不香了,闻着药味就想吐。偏方就更不用说了,喝个一两次就干脆扔了,还不知道对身体有没有害。我还去了北京的大医院,但在这样一系列的治疗中,我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还加重了,复查血肌酐1035,尿素氮27.66,没办法,我就在当地配合腹膜透析治疗。但是我不想就这样腹膜透析下去,我感到这样的生活太没有意义了。



   偶然间,我媳妇听到同村的一个妇女说她的婆婆原来也是这个病,不过现在已经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是2003年在山东潍坊一家肾病医院治疗的。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就在家里上网,查到了村里人口中的那家“复能肾病医院”,初步了解了一下医院的疗法,是复能特色疗法,内病外治,焦急的心情加上同村人婆婆的经历让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于2004年8月19日赶到了山东潍坊。



   来到复能肾病医院后,蒋大夫对我进行了详细的问诊,包括我之前的生活习惯、治疗经历、家庭成员关系等等,返程是很详细,她说这都关乎着我的病情。此外,她还为我安排化验检查,由于火车上坐车比较劳累,复查血肌酐1411.8,尿素氮26.6,血钾7.52,肾小球滤过率为28个,诊断为:尿毒症。蒋大夫耐心地给我讲解并分析了之前治疗存在的误区、血肌酐与肾小球滤过率的辩证关系及复能治肾观,我这一下子才恍然大悟,感觉以前的治疗都是不科学的。但是尽管内心还是有几分的失落感,因为复能专家组为我会诊后建议我在进行复能肾医整体与肾区局部透药治疗的同时配合血液透析,我想摆脱腹膜透析,这样不但没有摆脱,还要做上血液透析。蒋大夫告诉我之所以这样做是考虑到院外的腹膜透析方案并不充分,只进行常规透析而忽略了治疗肾脏,所以将腹膜透析每天减量,配合血液透析治疗。可我还是不想透析,有回家的想法,想放弃治疗。



   蒋大夫得知此情况后,一有时间就到病房耐心地跟我及家属讲解,说目前我的肾小球滤过率非常低,肾脏排毒能力比较差,加上既往院外腹膜透析不充分,没有起到治疗的价值。她告诉我血液透析只是辅助治疗,是降低毒素、保护心肺的一种临时手段,主要是为了给患者治疗肾脏创造更充足的时间和更好的条件。但是目前我的情况比较严重,甚至有威胁到生命的并发症的出现,因此必要的透还是要做的,但复能的透析不同于常规透析,不是固定的一周两次到三次透析,而是根据患者的病情动态调整,需要透析再透析。更重要的是接受郭宝叶复能肾医整体与肾区局部透药疗法,将治疗肾脏病理损伤的药物配方不通过消化道在肾区离子导入仪的作用下经肾区直接渗透入肾脏,改善肾脏的病理结构,增加肾脏的供养供血,双管齐下,治疗肾脏,而不是单纯的依靠血液透析治疗……听了蒋大夫的一席话,我的心稍微平静了一下,决定先配合着治疗看看。随着治疗的进行,我又了解到很多有关肾病及肾病治疗的相关知识,对复能如何治肾也更加了解了,心态也就越来越好了,不再排斥、怀疑自己目前接受的治疗。



   在治疗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我感觉到自己贫血、乏力的情况都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小便中也排出了一些絮状物,沉在留尿瓶的底部,都可以观察的到,蒋大夫说那是肾脏内的破坏性物质排出来了,我听到后就感到更高兴了,这疗效不仅有主观感受,还能实实在在看的到呢。又治疗了将近4个月的时间,我的透析间隔越拉越长,3天,5天,7天,10天……整个人的状态也越来越好。在复能治疗的这段时间让我懂得,治疗肾病需要五个条件,而治疗方法的科学性是最重要的条件之一,如果治疗是错误的,那结果就是南辕北辙,适得其反,丧失治疗的时机。半年后,我又来复查,此时肾小球滤过率已经升高到30个。之后我几乎每半年就来复能复查一次,如今我已经摆脱了透析,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肾小球滤过率也上升到50个。在奇迹面前,人人平等,你可以选择消沉、低迷和绝望,但是奇迹绝不可能发生在一个选择放弃的人身上。我始终坚信当上天关闭一扇窗的时候,一定会为你开启另一扇更为广阔的门。我始终坚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关键是看你选择放弃,还是积极面对。失望在左,希望在右,复能让我看到右面的风景更美丽!

    

在线咨询